哪个航空公司支持花呗·夺了益州以后怎么办?刘备决定向袁绍学习

2020-01-09 12:32:48|

哪个航空公司支持花呗·夺了益州以后怎么办?刘备决定向袁绍学习

哪个航空公司支持花呗,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/作者赖正直

前面两篇《益州和冀州,就像小儿抱金过市,轻松被夺》《取袁绍之长,补袁绍之短,难怪刘备能拿下益州》分别谈了刘备取益州和袁绍取冀州在策略方法上的相似之处。今天我们继续这个话题,谈谈两者在卧底、内部压力以及面临阻力等几个方面的相似之处。

在袁绍夺取冀州的过程中,最后一步,也是十分关键的一步,是由颍川世家大族领袖荀谌出面,向韩馥逼宫。

荀谌出自颍川荀氏,是荀彧的从兄弟,由于史料阙如,其家族谱系、生平事迹皆不详。但从荀谌仅有的这一次表现来看,确实很有名士风范,丝毫不输于荀彧。

荀谌衔袁绍之命而来,虽然是来者不善,但他态度不卑不亢,始终是以韩馥部下的身份,站在韩馥的角度,冷静地为他分析形势:“公孙瓒乘胜来向南,而诸郡应之,袁车骑引军东向,此其意不可知,窃为将军危之。”

此时韩馥心里还有点抵触,他没好气地问:“为之奈何?”

荀谌继续来一波烧脑分析:“公孙提燕、代之卒,其锋不可当。袁氏一时之杰,必不为将军下。夫冀州,天下之重资也,若两雄并力,兵交于城下,危亡可立而待也。夫袁氏,将军之旧,且同盟也,当今为将军计,莫若举冀州以让袁氏。袁氏得冀州,则瓒不能与之争,必厚德将军。冀州入于亲交,是将军有让贤之名,而身安于泰山也。愿将军勿疑!”

其实荀谌绕来绕去,说的就一件事,你打不过公孙瓒,与其让公孙瓒打下冀州,不如把冀州交给袁绍,袁绍毕竟是你的老领导家属,不会亏待你的。不管怎么说,反正荀谌成功地把韩馥绕晕了。

更重要的是,荀谌的背后,是颍川乃至豫州士大夫集团的势力。当年韩馥到冀州任州牧,就是靠从老家颍川拉了一大批人来充当左右手,是韩馥赖以在冀州立足的执政班底。现在代表着颍川士大夫的荀谌,已经抛弃韩馥投向袁绍。这对韩馥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打击。在内外交困的双重压力之下,韩馥决定接受荀谌的“建议”。

从荀谌说话的语气,以及他能够当面向韩馥尽情陈言来看,他应该原本就是韩馥所信任的身边人。所以在荀谌作出了确保韩馥“身安于泰山”的承诺后,韩馥是深信不疑的。实际上,荀谌是在韩馥身边为袁绍担当着卧底的角色。

在刘备取益州时,刘璋身边也有一个卧底,那就是张松。

张松是蜀郡人,与其兄张肃并为益州别驾,可见刘璋对张松兄弟十分信任。但张松恃才傲物,眼光高得很,他根本看不起刘璋,不认为刘璋是值得事奉的主君,便纠集了在刘璋手下不得志的法正、孟达、彭羕等一批人,密谋引刘备入蜀。张松见过刘备一次面,他为刘备“画地图山川处所,由是尽知益州虚实也。”又推荐法正出使刘备,进一步商量夺取益州的具体实施计划。

不过,当卧底是非常危险的,以至于会被称为可怕的“无间道”。荀谌、张松这两个卧底,下场都不太好。

张松所做的密谋,瞒不过他哥哥张肃。张肃害怕被连累,向刘璋举报张松,张松被收斩。刘璋和刘备也因此而公开决裂。

荀谌的情况要复杂一些,《三国志》《后汉书》对荀谌的记载,在荀谌逼宫韩馥之后,与田丰、许攸并为谋主,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荀谌去了哪里呢?史书没有明文记载,我们只能根据当时已知的事实来作一些推理和猜测,荀谌很可能在袁绍取冀州之后不久就死了。

荀谌是怎么死的呢?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荀谌逼宫时对韩馥所说的话:“是将军有让贤之名,而身安于泰山也。”在这里,“身安于泰山”是荀谌代表袁绍向韩馥所作的人身安全保证。

韩馥也是名士,荀谌与韩馥的约定,是士与士之间的庄严承诺,就像季札与徐君的赠剑之约一样,本应是超越生死、千金不换的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韩馥才会坚信自己让位之后不会有后顾之忧,老老实实地交出权力。但没想到袁绍完全不守信用,逼死了韩馥。这让重信义的荀谌十分内疚。

而且,荀谌和韩馥都是颍川同乡,两家之间的社会关系错综复杂,荀谌劝韩馥让位,是以保证韩馥安全为代价的,如今韩馥依照约定让位,而荀谌却没有依照约定保全韩馥的性命,这让颍川的父老乡亲怎么看待荀谌?怎么看待荀氏家族?荀谌不得不为韩馥之死承受巨大的乡里舆论压力。而在当时,“乡评”、“乡论”是影响名士声望、地位、前途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。

此外,荀谌代表袁绍作出了承诺,袁绍却根本没打算遵守,这不仅丝毫没给荀谌留面子,而且表明袁绍根本不信任,也不想重用荀谌,所谓“以荀谌为谋主”,只不过是徒有其表。荀谌为袁绍上位出了大力,但韩馥之死却使他发现他在袁绍心目中根本没有什么地位,懊悔、恼怒、内疚、自责、屈辱、失落、怀疑、恐惧等负面情绪一齐涌上他的心头,让他不堪重负,抑郁而死。

袁绍为什么不信任荀谌?可能恰恰是因为他为袁绍出力太积极了。荀谌作为韩馥的部属,却带头逼宫,反噬主君,不免会被袁绍认为是卖主求荣的不忠之臣。

看来当卧底真是一个没有前途的职业,弄不好两头不是人。

不过,如何对待卧底,这和领导的管理水平也有关系。袁绍不守信用,逼死韩馥,又嫌弃当卧底的荀谌,导致荀谌忧郁而死,暴露了袁绍对待部下的傲慢自大,不会聚拢人心。后来许攸、张郃、高览等人在关键时刻弃袁绍而去,就和袁绍的这种傲慢自大有很大关系。

相比之下,张松之死是因为他自己行事不密,被亲兄弟告发,和刘备没有关系。刘备的高明之处在于,他反而能够利用张松之死,在包围成都时让法正写信给刘璋,把“违信黩誓”的责任扣到刘璋头上,对刘璋施加心理压力。刘备也未必喜欢卖主求荣的张松,但他和袁绍不一样,刘备喜怒不形于色,做足了表面工夫,还起用张松之子张表,官至庲降都督,这种做法起码能让人感到张松没有白死,真的是投对了明主。可见刘备识人用人、笼络人心的手段,比袁绍要厉害得多了。

审配在袁绍夺取冀州的过程中发挥了多大作用,没有明文记载。但《三国志·袁绍传》载,在袁绍取得冀州之后,以审配为冀州治中(袁绍所担任的冀州牧的副职),又以审配“族大兵强”,命其为邺城监军,担任守卫邺城的重大任务。由此可知,审配出自冀州魏郡邺县的世家大族,有较强的部曲私兵,得到了袁绍的重用。

以袁绍的行事风格,审配必是在袁绍夺取冀州的过程中立过大功,才会得到袁绍的如此重赏。而审配参与袁绍夺取冀州,肯定是利用了他“族大兵强”的优势资源。

荀谌在逼宫时对韩馥说的话,处处暗示韩馥随时有人身危险,最后以保证韩馥“身安于泰山”为条件,成功说服韩馥。按照荀谌所说,韩馥遭遇的危险近在眼前,似乎并非是指远在安平县的公孙瓒。韩馥所面临的紧迫危险,很可能来自作为邺城本地人、又拥有众多私兵部队、而且“以正直不得志于韩馥”的审配。也就是说,荀谌的逼宫,不是单纯的谈判交涉,而是以审配的家族武力为后盾的,一旦韩馥不肯就范,审配就有可能在邺城发动军事政变,危及韩馥的人身安全。

正是因为审配在邺城具有深厚的社会根基,对邺城有着强大的控制力,才会被袁绍任命为冀州治中、邺城监军,为袁绍保卫根据地和大后方。

但是,和荀谌一样,曾经背叛韩馥的审配也难免遭到多疑的袁绍的猜忌。官渡之战后,郭图、辛评、孟岱、蒋奇等人纷纷向袁绍进谗言,指责审配“在位专政”。因为审配在官渡大战期间抓捕许攸家人,迫使许攸投降曹操,确实有“在位专政”的嫌疑。倒是逢纪为审配说了些好话,才打消袁绍的疑虑,仅仅免去审配的邺城监军一职,仍然保留冀州治中的职务。

袁绍集团内部地图炮的歪风邪气很严重。作为冀州派杰出代表的审配,搞起地图炮来一点没输给逢纪。审配抓许攸的家人,其实就是在报复豫州派(许攸是荆州南阳人,南阳地近汝南,许攸跟随袁绍时间也较早,可归于豫州派)。袁绍免去审配的邺城监军一职,但又保留其冀州治中的职务,看起来好像是在两派之间维持平衡,实际上只能加剧审配和豫州派之间的矛盾。最终,虽然审配主观上和逢纪一样忠于袁氏,但客观上却因为搞地图炮而成为袁氏集团覆灭的罪魁祸首。曹丕曾作《奸馋》一文,认为“袁绍亡于审配、郭图”,指责审配“佞邪秽政,爱恶败俗”,是有事实依据的论断。

在刘备夺取益州时,也有一个与审配类似的人物,那就是法正。

在刘备包围成都,刘璋尚有余力抵抗的时候,法正写信给刘璋劝降,其中说到:“蜀亦破坏,三分亡二,吏民疲困,思为乱者十户而八;若敌远则百姓不能堪役,敌近则一旦易主矣。”法正在信中暗示成都城内会有人起事作乱,甚至会“一旦易主”,危及刘璋的安全,这和审配在邺城起到的威胁韩馥的作用非常类似。

法正是扶风人,不是蜀郡成都县人,这与审配是邺城本地人略有不同。但法正属于刘焉刘璋集团统治益州所依赖的“东州兵”势力,东州兵长期驻扎在成都一带,势力盘根错节,早已和成都县本地人无异。

所以,法正对成都城内的东州兵及其家属具有一定的煽动力,所造成的影响与审配之在邺城是十分类似的,只是法正的影响力没有审配那么大罢了。但最终的效果是一样的,刘璋迫于内外双重压力,艰难地作出了交权投降的决定。刘璋投降前所说的因怜悯百姓而“何心能安”的一番话,更多地像是一种体面的托词,迫使刘璋投降的主要因素,无疑仍然是外有大军围城、内有奸细作乱的双重困局。

法正还有一处和审配相似的地方。在平定成都后,法正被任命为扬武将军、蜀郡太守,“外统都畿,内为谋主”,也是承担着守卫根据地的重任,和审配一模一样。

看起来,法正似乎很得刘备的信任,在北征汉中时刘备不惜挺身为法正挡箭,得宠的程度连诸葛亮也不得不让着法正三分。然而,法正虽然足智多谋,但人品却不怎么样。他在刘璋手下时,“为其州邑俱侨客者所谤无行,志意不得”。与法正一起乔迁至益州的扶风郡老乡们,有熟悉法正老底的人,经常向刘璋举报法正的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,法正因此郁郁不得志。

不过,法正很快就找到了突破人生困境的出路:出卖刘璋,投靠刘备。刘备挺厚道,给了法正丰厚的回报。在当上蜀郡太守后,法正“一餐之德,睚眦之怨,无不报复,擅杀毁伤己者数人。”法正所报复杀害的“毁伤己者”数人,大概就是原来向刘璋举报法正的那几个扶风郡老乡。此时的法正,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。

可见,法正不论是公德还是私德都很差,而刘备素有识人之明,刘备真的会赏识卖主求荣的法正、真正把睚眦必报肚量狭窄的法正当作心腹吗?似乎很难作出肯定的回答。

实际上,刘备和法正表面上的亲密关系很可能只是刘备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,刘备对法正始终保持着一定的提防,不让法正掌握实权。这从以下几点可以看出来:

1.刘备重用法正是为了笼络东州人

法正出自扶风郡世家大族,祖父法真是儒学名士,父亲法衍曾任廷尉左监。董卓之乱时,三辅(京兆、左冯翊、右扶风)及南阳人流亡至益州,被刘焉编为“东州兵”,法正也在其中。东州兵及其家属称为“东州人”,是刘焉父子统治益州的重要力量(广义上刘焉本人亦属于东州人)。

刘备之所以重用法正,与诸葛亮并列,意图在于吸收东州人的力量参与政治,借以笼络东州人。法正死后,刘备起用的辅政大臣李严也是出身东州人,说明刘备和刘焉刘璋父子一样非常重视东州人的政治实力。

因此,刘备对法正的种种优待都是为笼络东州人而作的政治秀,这对影帝刘备来说没有太大的难度。对于刘备的表演,不必过于当真。

2.法正被刘备和诸葛亮联手设局撤去蜀郡太守一职

法正被刘备任命为扬武将军、蜀郡太守,扬武将军是杂号将军,没有实际职掌,法正的权力主要是来自蜀郡太守一职,太守掌握一郡的军政及治安司法大权,而且蜀郡又是成都所在的郡,因而法正的地位相当于东汉的司隶校尉,可谓位高权重。法正之所以能够擅自杀伤数人而不受追究,也是因为他就是太守,就是负责执法的官员。

但是,据《三国志•杨洪传》,在法正随刘备北征汉中的时候,诸葛亮让亲信杨洪代理法正所任的蜀郡太守一职,负责后勤调度,在“众事皆办”之后,杨洪就正式担任蜀郡太守,剥夺了法正“外统都畿”的权力。

当时刘备集团的地盘不大,一共也没几个太守,再加上蜀郡的要害地位,要撤换蜀郡太守这样重要的地方大员,不是诸葛亮一个人能够擅自做主的事情,而是要经过刘备同意,甚至就是刘备作出的决策。

为什么刘备北征汉中要带上蜀郡太守?这其中颇有蹊跷。表面上看,刘备是为了显示与法正的亲密关系,时时刻刻都离不开法正。但实际上,这更像是刘备与诸葛亮联手设的局,是为了将法正“调虎离山”,以便有理由安排杨洪接管蜀郡工作事务。此时法正远在汉中,只能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,徒唤奈何也没用。等到法正回到成都,杨洪早已把蜀郡太守的位置坐得暖乎乎,法正只能另谋高就了。

3.法正被授予尚书令这一虚职

表面上看,尚书令是尚书台的长官,是朝廷处理政务的中枢要职,比蜀郡太守大多了,但是,这其实是刘备挖的又一个坑。因为刘备在平定汉中后自称的官职是“大司马、汉中王”,此时蜀汉集团还没有建立“尚书台”这个机构。尚书台是皇帝的近侍机构,刘备尚未称帝,当然不可能设置尚书台这一机构。因此,法正这个“尚书令”,只能是汉献帝那个朝廷的尚书台的尚书令,这无疑是明升暗降,架空法正。

果然,法正在出任尚书令这一地位崇高但无实权的虚职后,明白自己在刘备心目中已经失宠,惶恐不安,不到一年就在忧郁中死去。

不久之前的汉中之战时,法正还是很活跃的,这说明法正身体并无大恙,但他在一年之后突然病死,很可能是精神上受到了极大打击,心理出了问题,是抑郁而终。这也说明,法正这个人好面子、爱虚荣,经受不了大起大落,刘备耍个小心眼就把他吓死了,善于用人的刘备不会长期重用这种人,顶多只是暂时利用他的价值而已。

总的来看,刘备用法正比袁绍用审配的水平要高一些。袁绍不信任审配又放纵其擅权,是非常失败的做法。说起来,刘备集团主要成员的籍贯分布比袁绍集团更加复杂,但至少在刘备生前,没有人敢公开乱搞地图炮。刘备对法正采取的是“抓大放小”的方针,对于法正私生活方面的小问题放纵不管,同时有意抑制他的权力,不让他有机会带着东州人集团擅权乱政。

作者简介

赖正直,男,80后,南蛮,刑事法官,法学博士。原本爱读史书,为稻粱谋选择了法律专业。法学和史学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,比如都重视证据,都是在利用残缺的不完整信息拼接还原已经过去的事实真相,因而在写文章时常常会有把历史事件当作悬案来查的感觉。著有《机能主义刑法理论研究》、《毒品犯罪案件证据认定的理论与实务》等书。目前的小目标是写一部历史小说。

end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喜欢本文/作者,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!

本账号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签约账号

点击图片阅读文章

读书,让房玄龄不仅怕老婆,还怕女儿

98版《水浒传》最好的四处改编

一段关于8小时的斗争史,劳动节你到底在纪念什么?

商务合作:tel:15117934836 qq:762993961

知道点儿新故事了吗?知道你就点个赞告诉我